🍳

肤浅2

        还真是摊上了个小麻烦,松本润已经醉得脚步也迈不了,他到底是喝了多少啊,樱井翔秉着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的原则,将松本润打横抱起,锁好车门。

        松本润是意料之外的轻,樱井翔抱着他就像抱起一片羽毛,电梯上行至顶楼,樱井径直走向唯一的一扇门前,伸手在松本润的大衣里摸索。

        钥匙扣上挂着一张照片,他起先以为照片上是松本润那个传说中的女友,借光一瞥,那分明是他的旧照,樱井翔有点混沌,如果gay bar里的那声“翔”还不能说明什么,那这张照片又是意欲为何?

        算了,先不管,把人送回家要紧。

        旋开门锁,门自动合上,他把松本润抱进卧室,放在那张铺有洁白床单的大床上。一看手表,23:48,时间不早了,还是快快动身回家的好。

        他刚想站起身,手臂被拽住。

      “松本,现在不早了,明天得上班呢。”樱井翔柔声劝。

         然而说理无用,手反而被拉得更紧,他也不好粗暴甩开,看着迷迷糊糊的松本润他也不好发作,留宿是势在必行 。

      “我不走,只是去洗个澡,行吗。”没想松本润还真的松开了。

        莫名其妙的发展,樱井翔开始只是秉着帮助同事的心,折腾来折腾去竟然要睡松本润家里,偷偷溜走?笑话,松本润醉的不省人事,万一发生什么,他还是最后一个与松本有接触的人,讨厌麻烦的他不想惹祸上身。

         仿佛感受得到他的存在似的,樱井翔刚爬上床就被松本抱住,两人之间的距离无限接近于零,可以看清楚松本润长而卷曲的睫毛。

         说来可笑,樱井翔是第一次与他人同榻而眠 。

         他们,只有同事的关系吧?却做出连前男友都没做过的亲密之事。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Sachey Chant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