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chey Chantey    

 

long for it.

众口铄金1 流言传播速度在只有百余常住人口的小镇一向很是可观。 入行有一段时间的机器人制造师樱井翔行走在街道上时总能听见镇民们自以为小声的私语,他转头,冰冷的目光让攒动的人群噤了声。 莫名其妙。 和怪物恋爱? ...
Love you till. Tuesday END My heart's a flame, I'll love you till TuesdayMy head's in a whirl and I'll love you till Tuesday 「Monday」 Part 2 棒球部的更衣室里浓重的汗味慢慢淡去,只剩下两人的冲凉间比往常显得宽敞些许。 被水冲过的薄皮肤透出点点粉色,每到二人独处时,松本润的热情表皮就会被深藏的羞怯撕裂成片,对于心上人一起洗澡的邀约更是忘了拒绝。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樱井翔的下巴已经搁上他端正的肩上,唇在颈窝里磨挲着。 “你的皮肤真是弱得可怕呢。” 本能向前闪躲的松本润因着瓷砖的...
密林深处End 一双纹着金色花纹的黑色长靴迈着稳健的步子进入了他的视线。 似是人类的手掌挑起了王子的下颚,略显尖锐的长指甲带来的微微痛感令松本润有些不适。 与面前的类人生物对视,压迫感使得王子心如擂鼓,快要跳出胸腔。 “你在害怕?”金发却是黑眸的男人笑了。 舌头好似打结的松本润不能明白这其中的笑点何在,半天才蹦出一个“嗯”。 “作为我的丈夫竟然怕我到这种地步,实在叫人头疼啊。”男人摸了摸王子的脸颊。 龙就是男人的事实松本润从男人的位置判断了出来,可“丈夫”? 一旁的公主叉起小圆面包,“毕竟王子叔叔是人嘛。” 而这句话却只是加深了松本润的脸上的惊讶之色。 “是了,你还没有看过那份契约。” 龙...
少年侦探Jr sound story 宽大的校服裙罩在松本润瘦削的身板上,十几年来被各式裤装裹得严实的两条腿暴露在外。 汗水从厚实的假发里渗透出来,风在此时显得毫无益处,只是充作热空气的搅拌器罢了。 看了他鬼脸的大叔不仅没有被吓到,眼睛里反而迸射出连那副大墨镜都遮掩不住的兴奋来。 这年头跟踪狂都男女不忌的吗? 穿着不合脚的女式皮鞋的双腿并没能如往常一样完美接受大脑给出的信号,后退几步后竟软倒在地。 “你,滚。” 遵循着古典故事里机械降神的原则,几声枪响过后,硬化路面上只剩下逆着白光向他走来的搭档。 被扶起的“娇弱少女”收了恍惚的神色,对于总在出任务时担当诱饵的事实,松本润感到一阵无力。 “你长得比较可爱”都是托辞,...
列一些没填的坑 1血浆橙汁和人鱼海带2一个没想好名字的首尾挑战 我真的好嫌弃我自己......
背叛感 在樱井翔三十五年堂堂正正的人生中,没有比现在更让他无措的时刻了。 摆在长方形的托盘上的乳白瓷碗里的鸡色泽金黄,浮在清浅得几近透明的汤汁中,几根碧绿的万恶之源点缀其上。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香菜这种可怕的生物? 可供来调味装饰的蔬菜明明有那么多种,为什么厨师偏偏要选择香菜? 现在离开拍摄场地还来得及吗? 先夹筷子鸡肉,口里咀嚼一下。嗯,很鲜,并没有沾染上香菜的味道。 那么再喝汤试试,等等,这熟悉的令人窒息的气味...... 古怪的液体从食道逆流回口腔,嘴唇最终耐不住这肥皂水似的诡异汤汁,只得开启让它流了出来。 在香菜面前,不,是在生命面前,偶像包袱那种东西,不存在的。 历了这酷刑之...
肤浅seven or sth 因为原文的原因重新发一遍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eTp91su 密码:21n7
密林深处2 润王子从龙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另一种样貌。 绑架公主的不是龙,而是她自己。 公主的母亲美露赛音被国王撞破双尾美人鱼的身份后,离开了王国,而留于宫中的公主因此受了许多冷遇,包括其父在内的人们鄙夷又惧怕她身上一半的魔物血统。 无法忍受这种眼光的公主亲自策划了这场“绑架”,搬来母亲的好友龙同住。 屠龙的状子也只是一个幌子,老国王与王后结婚多年却没有子嗣,与王族来往甚密的女巫指点他们寻求龙的帮助,龙答应了王的请求,并提出了一个条件:二十年后,必须把第一个孩子送往森林作为回报。 这么多年父亲的冷淡与母亲的泪水似乎都有了解释,一出生即作为筹码的润王子拿下了那枚王家的纹章,眼里的光彩一点一点地暗淡了...
密林深处1(首尾挑战) 很久很久以前,公主被恶龙抓走了。 银色的纹章映在雪白的剑刃上。 松本润提了提缰绳,策马离去,他的父亲,老国王站在城门上,目送着儿子渐行渐远的身影。 遵循着古旧的条例,松本润此行孑然一身,仅有一马伴在左右 。 年轻王子接受屠龙委托的原因并不是他身上的贵族使命感有多么强或是对传说中明艳照人的公主有多么倾慕,他只是逃脱被父亲掌握的命运。 如果连未来的配偶都不能由自己选择,那么这样的国王,不当也罢。 夜晚的森林比白日里显得更为可怖,现下正值雨季,路滑难走,松本润戴好斗篷,牵紧了马,他所不知道的是,一双眼睛正透过镜子,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侧躺在长沙发上的公主玩着她染着丹寇的指甲。 而龙...
真实(引) 透过玻璃窗,交往月余的女友背对着他,穿着邻校校服的男生面上挂着愉快的笑容,用蓝色的吸管搅动奶茶里的珍珠。心,重重地堕了下去。手里提着的生日蛋糕愈发衬出他的可笑。在生日这天,把与他的约会推掉,就是为了见别的哥哥?分手吧。发出邮件后,松本润将自己的恋情与蛋糕一同丢进垃圾桶。几年过去,前女友的脸渐渐模糊在青涩的少年岁月里,男学生却始终悬于松本润的心头,刺刺的。他再没有谈过恋爱,朋友都说他是情痴,他只是不可置否地笑笑。
血浆橙汁和人鱼海带13 做鱼有鱼的好处。 他愈来愈依恋水。 鱼尾上的牡蛎钉得他有些疼。 美丽的代价。 吐泡泡比说话有趣的多。 谈话自此变成了眼神交流。 约是因着公园的尴尬气氛持续发酵,樱井一直顺着他的意思来。 就是要他不懂才好。人鱼潜到水池底部。 下午六点至凌晨六点,吸血鬼可使用读心术。 ...
1 / 4

© Sachey Chant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