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背叛感

在樱井翔三十五年堂堂正正的人生中,没有比现在更让他无措的时刻了。

摆在长方形的托盘上的乳白瓷碗里的鸡色泽金黄,浮在清浅得几近透明的汤汁中,几根碧绿的万恶之源点缀其上。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香菜这种可怕的生物?

可供来调味装饰的蔬菜明明有那么多种,为什么厨师偏偏要选择香菜?

现在离开拍摄场地还来得及吗?

先夹筷子鸡肉,口里咀嚼一下。嗯,很鲜,并没有沾染上香菜的味道。

那么再喝汤试试,等等,这熟悉的令人窒息的气味......

古怪的液体从食道逆流回口腔,嘴唇最终耐不住这肥皂水似的诡异汤汁,只得开启让它流了出来。

在香菜面前,不,是在生命面前,偶像包袱那种东西,不存在的。

历了这酷刑之后,樱井翔整个人都有点木木的。

接下来的一幕,更是大大地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他认识了二十一年的朋友门把兼恋人,竟然说香菜的味道还不错!

说好了做彼此的香菜苦手呢?

二人的不食香菜联盟就这么破裂了吗?

然而事情并没有在这里画上句号。

在外出就餐的时候,碰到有香菜做辅料的菜品,松本润不仅没有挑走,反而很自然地吃进了嘴里。

甚至于,在只有两个人约会聚餐的场合,他的恋人会专门点有香菜的料理来尝尝。

目睹这一切变化的樱井翔,面上颜色如故,心中......

策马奔腾。

因着畏惧香菜味道的缘故,最近他连松润的身也很少近了。

那股味道由内而外地萦绕着松本润的全身,实在是使他发虚。

樱井翔并不想成为亲吻了伴侣后呕吐的第一人。

真的猛士,也不敢直面香菜的魔幻气味啊。

要说松本润一点儿也没察觉自家恋人的反常,那绝对是假的。

虽说这些年因为年岁的渐长,两人相处没有十几岁时的那般黏腻,但如今这般莫名的疏远也是少见的景况。

翔君他,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还是,对这段关系已经厌倦了呢?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Sachey Chant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