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chey Chantey    

 

🍳

后遗症1 一个人对于爱情的初步理解来自哪里? “恋爱小说。”松本润答。 如果说I love you三个英文单字凿开了铁壁的一个小洞,小四时同桌抽屉里的封面花哨的厚本子则为他开辟了一扇百叶窗。 “恋爱原是这么一回事啊。”儿童期的松本润把小说藏在数学书后,抿着唇,眉头紧锁,佯装听讲。 为主人公的情感纠葛揪心,读完一本后,也常常有因不满作者的结局设定想要改写的冲动。 十岁的小学生倒出小猪扑满里的积蓄,买了新上市的小说续集。 妈妈清理书柜时,也清理走了他的宝藏。 失掉爱书的松本润没有哭泣,只是不再把宝贝们带回家里。 心智随身高一点点成长,恋爱理论丰富的松本润同学实战经验仍是鲜红的零。 比起谈情...
众口铄金1 流言传播速度在只有百余常住人口的小镇一向很是可观。 入行有一段时间的机器人制造师樱井翔行走在街道上时总能听见镇民们自以为小声的私语,他转头,冰冷的目光让攒动的人群噤了声。 莫名其妙。 和怪物恋爱? ...
Love you till. Tuesday END My heart's a flame, I'll love you till TuesdayMy head's in a whirl and I'll love you till Tuesday 「Monday」 Part 2 棒球部的更衣室里浓重的汗味慢慢淡去,只剩下两人的冲凉间比往常显得宽敞些许。 被水冲过的薄皮肤透出点点粉色,每到二人独处时,松本润的热情表皮就会被深藏的羞怯撕裂成片,对于心上人一起洗澡的邀约更是忘了拒绝。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樱井翔的下巴已经搁上他端正的肩上,唇在颈窝里磨挲着。 “你的皮肤真是弱得可怕呢。” 本能向前闪躲的松本润因着瓷砖的...
密林深处End 一双纹着金色花纹的黑色长靴迈着稳健的步子进入了他的视线。 似是人类的手掌挑起了王子的下颚,略显尖锐的长指甲带来的微微痛感令松本润有些不适。 与面前的类人生物对视,压迫感使得王子心如擂鼓,快要跳出胸腔。 “你在害怕?”金发却是黑眸的男人笑了。 舌头好似打结的松本润不能明白这其中的笑点何在,半天才蹦出一个“嗯”。 “作为我的丈夫竟然怕我到这种地步,实在叫人头疼啊。”男人摸了摸王子的脸颊。 龙就是男人的事实松本润从男人的位置判断了出来,可“丈夫”? 一旁的公主叉起小圆面包,“毕竟王子叔叔是人嘛。” 而这句话却只是加深了松本润的脸上的惊讶之色。 “是了,你还没有看过那份契约。” 龙...
少年侦探Jr sound story 宽大的校服裙罩在松本润瘦削的身板上,十几年来被各式裤装裹得严实的两条腿暴露在外。 汗水从厚实的假发里渗透出来,风在此时显得毫无益处,只是充作热空气的搅拌器罢了。 看了他鬼脸的大叔不仅没有被吓到,眼睛里反而迸射出连那副大墨镜都遮掩不住的兴奋来。 这年头跟踪狂都男女不忌的吗? 穿着不合脚的女式皮鞋的双腿并没能如往常一样完美接受大脑给出的信号,后退几步后竟软倒在地。 “你,滚。” 遵循着古典故事里机械降神的原则,几声枪响过后,硬化路面上只剩下逆着白光向他走来的搭档。 被扶起的“娇弱少女”收了恍惚的神色,对于总在出任务时担当诱饵的事实,松本润感到一阵无力。 “你长得比较可爱”都是托辞,...
背叛感 在樱井翔三十五年堂堂正正的人生中,没有比现在更让他无措的时刻了。 摆在长方形的托盘上的乳白瓷碗里的鸡色泽金黄,浮在清浅得几近透明的汤汁中,几根碧绿的万恶之源点缀其上。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香菜这种可怕的生物? 可供来调味装饰的蔬菜明明有那么多种,为什么厨师偏偏要选择香菜? 现在离开拍摄场地还来得及吗? 先夹筷子鸡肉,口里咀嚼一下。嗯,很鲜,并没有沾染上香菜的味道。 那么再喝汤试试,等等,这熟悉的令人窒息的气味...... 古怪的液体从食道逆流回口腔,嘴唇最终耐不住这肥皂水似的诡异汤汁,只得开启让它流了出来。 在香菜面前,不,是在生命面前,偶像包袱那种东西,不存在的。 历了这酷刑之...
密林深处2 润王子从龙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另一种样貌。 绑架公主的不是龙,而是她自己。 公主的母亲美露赛音被国王撞破双尾美人鱼的身份后,离开了王国,而留于宫中的公主因此受了许多冷遇,包括其父在内的人们鄙夷又惧怕她身上一半的魔物血统。 无法忍受这种眼光的公主亲自策划了这场“绑架”,搬来母亲的好友龙同住。 屠龙的状子也只是一个幌子,老国王与王后结婚多年却没有子嗣,与王族来往甚密的女巫指点他们寻求龙的帮助,龙答应了王的请求,并提出了一个条件:二十年后,必须把第一个孩子送往森林作为回报。 这么多年父亲的冷淡与母亲的泪水似乎都有了解释,一出生即作为筹码的润王子拿下了那枚王家的纹章,眼里的光彩一点一点地暗淡了...
密林深处1(首尾挑战) 很久很久以前,公主被恶龙抓走了。 银色的纹章映在雪白的剑刃上。 松本润提了提缰绳,策马离去,他的父亲,老国王站在城门上,目送着儿子渐行渐远的身影。 遵循着古旧的条例,松本润此行孑然一身,仅有一马伴在左右 。 年轻王子接受屠龙委托的原因并不是他身上的贵族使命感有多么强或是对传说中明艳照人的公主有多么倾慕,他只是逃脱被父亲掌握的命运。 如果连未来的配偶都不能由自己选择,那么这样的国王,不当也罢。 夜晚的森林比白日里显得更为可怖,现下正值雨季,路滑难走,松本润戴好斗篷,牵紧了马,他所不知道的是,一双眼睛正透过镜子,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侧躺在长沙发上的公主玩着她染着丹寇的指甲。 而龙...
真实(引) 透过玻璃窗,交往月余的女友背对着他,穿着邻校校服的男生面上挂着愉快的笑容,用蓝色的吸管搅动奶茶里的珍珠。心,重重地堕了下去。手里提着的生日蛋糕愈发衬出他的可笑。在生日这天,把与他的约会推掉,就是为了见别的哥哥?分手吧。发出邮件后,松本润将自己的恋情与蛋糕一同丢进垃圾桶。几年过去,前女友的脸渐渐模糊在青涩的少年岁月里,男学生却始终悬于松本润的心头,刺刺的。他再没有谈过恋爱,朋友都说他是情痴,他不置可否地笑笑。
血浆橙汁和人鱼海带13 做鱼有鱼的好处。 他愈来愈依恋水。 鱼尾上的牡蛎钉得他有些疼。 美丽的代价。 吐泡泡比说话有趣的多。 谈话自此变成了眼神交流。 约是因着公园的尴尬气氛持续发酵,樱井一直顺着他的意思来。 就是要他不懂才好。人鱼潜到水池底部。 下午六点至凌晨六点,吸血鬼可使用读心术。 ...
AP.END重发 早晨的被吞了防📬见评论谢谢阅读
Apple Hip 3rd “39度,要去医院吗?” “发……烧而已,吃几天药就好。”松本润强撑着精神说完这句话,终究没能敌过愈加沉重的眼皮,陷入睡眠。 一片湿润冰凉覆盖上他的额头,“起来喝了这碗粥再睡。” 恍惚间松本润被扶起靠坐在床头,有什么正试图撬开他因发热而干枯起皮的嘴唇,他被弄得烦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被人钻了空隙,一口白粥就这样入了口。干涩的喉咙受了这汁水的滋润,先前强烈的灼烧感得到了些许缓解,索性就随那人去喂。 一碗粥渐渐见底,樱井翔把用过的餐具放进厨房的水槽里,从医药箱中拿出酒精和棉签,脱掉这人的上衣,拿着沾了酒精的棉棒,在松本润的颈脖,腋下细细涂抹,又用浸了冰水的湿毛巾擦拭着他滚烫的脸。 浅褐色...
Apple Hip 2nd 雨水浸湿松本润校服衬衫,鞋袜也在赶路途中被泡得湿透,脚底倒是被路面的积水洗刷得发白,鞋底的花纹都没藏着一星半点的污垢。衣服湿哒哒地贴着皮肤的滋味可谓是真不好受。 窗外雨滴密集地砸向地面,气压低的让人胸闷气短。强风顺着窗缝进入,玻璃窗唱着“呜呜”的诡谲歌谣。果然,天气预报只有在樱井翔没提醒他带伞的时候才灵验。 “松本,你浑身上下都没一块干地方,穿着湿衣服一整天,万一生病了可怎么办?”前排的花崎关上窗,一脸的关切。 “天气这么热,要不了多久就会自然风干。我的身体远没你想象的那么弱。”像是为了增强他话中的可信度,松本润还作势用手扇了扇风。 “那行吧。”花崎转头,继续听枯燥乏味的数学课。 能...
血浆橙汁和人鱼海带12 “下次出门记得提前告诉我一声。” “好。”樱井翔得来的不过是堪堪一个字的表态。 有几个小孩子正在几米开外的喷泉玩着打水仗的游戏,他们柔软得像面团似的脸蛋泛着玫瑰红的晕,扬起的水花濡湿了一个男孩的衬衫,水珠顺着黑色的发梢悄然流进颈脖,他抹了一把湿漉漉的头发,很快便又和小伙伴们笑闹作一团。 在小人鱼心里还没...
1 / 3

© Sachey Chant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