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ple Hip 3rd

“39度,要去医院吗?”

“发……烧而已,吃几天药就好。”松本润强撑着精神说完这句话,终究没能敌过愈加沉重的眼皮,陷入睡眠。

一片湿润冰凉覆盖上他的额头,“起来喝了这碗粥再睡。”

恍惚间松本润被扶起靠坐在床头,有什么正试图撬开他因发热而干枯起皮的嘴唇,他被弄得烦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被人钻了空隙,一口白粥就这样入了口。干涩的喉咙受了这汁水的滋润,先前强烈的灼烧感得到了些许缓解,索性就随那人去喂。

一碗粥渐渐见底,樱井翔把用过的餐具放进厨房的水槽里,从医药箱中拿出酒精和棉签,脱掉这人的上衣,拿着沾了酒精的棉棒,在松本润的颈脖,腋下细细涂抹,又用浸了冰水的湿毛巾擦拭着他滚烫的脸。

浅褐色的腰间有一道青紫,不知道是碰伤还是刮伤,手覆上皮肉,进而伸进松本润的短裤,少了衣料的阻隔,滑嫩肌理的触感自是愈加真实,少不得多掐了两把。指尖流连忘返,又略略加了点力道,揉搓起来。

“嗯……”房客翻了个身,那只安禄山之爪才不舍地撤去,给松本润换了块冰毛巾。万幸,他烧得迷糊,尚不清醒,要不然樱井翔还真没法儿解释这些可被称作猥亵的行为,总不能说“我喜欢你的臀部,一时情难自禁”吧?那自己变态的名头恐怕就要被坐实,再想近距离欣赏就难了,这种道貌岸然的君子模样还要装多久?与一个能看不能吃的鲜活生命同住实在是太大的折磨。樱井翔扁了扁嘴,被奇怪的想法搞得很是糟心。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10:00,想要开口说话,触到干枯的死皮才忆起自己已经生病的现实,刘海微卷的青年人趴在床脚睡得正香,昨夜碎片似的记忆断断续续地涌来,床头柜上瓷白的碗仍残余着一点汤水。

“樱井先生?”他戳了戳处于黑甜梦乡中的人,“这样睡会感冒的。”

“啊,我没事,你感觉好些了吗?”

“谢谢你,好多了。”

“这谢什么,我给你烧热水去,你再躺会儿。”

评论 ( 2 )
热度 ( 45 )

© Sachey Chant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