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Apple Hip 2nd

雨水浸湿松本润校服衬衫,鞋袜也在赶路途中被泡得湿透,脚底倒是被路面的积水洗刷得发白,鞋底的花纹都没藏着一星半点的污垢。衣服湿哒哒地贴着皮肤的滋味可谓是真不好受。

窗外雨滴密集地砸向地面,气压低的让人胸闷气短。强风顺着窗缝进入,玻璃窗唱着“呜呜”的诡谲歌谣。果然,天气预报只有在樱井翔没提醒他带伞的时候才灵验。

“松本,你浑身上下都没一块干地方,穿着湿衣服一整天,万一生病了可怎么办?”前排的花崎关上窗,一脸的关切。

“天气这么热,要不了多久就会自然风干。我的身体远没你想象的那么弱。”像是为了增强他话中的可信度,松本润还作势用手扇了扇风。

“那行吧。”花崎转头,继续听枯燥乏味的数学课。

能把课讲得毫无趣味倒也算是这老师的本事。托恶劣天气的福,冰冷的触感使松本润的意识异常清醒,寒气从脚底直冲向脑门,望着同样顶着一头湿发的老师,他发起了呆。

天公没有随人愿,这场暴雨一直下到下午放课都没有停下的意思,被体温烘干的衣服再次被全部打湿,即使手中打着一把临时买来的伞也无济于事,雨会顺风飘进伞下,防不胜防。这样一来,松本润算是成了名副其实的“水人儿”。

放课后,一回到家,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空调。那股热浪让松本润有点喘不过气来。休憩了会子,鼻水却有一直流的趋势,一盒纸巾不多时就被抽了个干净,鼻头也被揪得通红,额上也开始发烫,四肢越发绵软无力。

——万一生病了可怎么办?

这回还真的被花崎那小子说中了,松本润脑子晕晕乎乎的,回想起过去自己生病时,妈妈照顾自己的步骤。嗯,先量体温,上次买的那只温度计好像放在书架顶上的小药箱里了,书架略有些高,他踮起脚尖才能够到那个绿色透明的塑料箱。

“砰!”几次失败后,松本润积蓄起全身的力量,一个用力过猛,小药箱没拿到,装饰用的瓷娃娃从书架侧面掉了下来,碎了一地。

这一下,像是用了松本润的所剩无几的所有力气,他扶着床沿坐下。

“松润你怎么了吗?”刚进门的樱井翔听见松本润房里的响动,便进来看看。

“东西……掉了。”一开口,松本润的喉咙像是嵌者什么东西,平常最简单的吞口水也变得艰难起来。

“你的脸怎么红成这样?”松本润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刘海被拂开,两片冰凉的物什贴上他光洁的前额,那里自然是烫得惊人。松本润觉着凉爽,不自觉地向那清凉的源头靠去。

“不好,你这怕是发烧了,我去给你拿体温计。”樱井翔把松本润以一个相对舒服的姿势放好,起身去寻温度计。

“书架上……箱子里有。”

按说是测肛温最准,樱井翔也渴望再看看那白嫩嫩的隐私部位。可惜以他目前和松本润的交情,连内裤也脱掉的话,脸皮薄的松本润肯定不愿意,于是他退而求其次,还是决定量最普通的腋温。

解开三颗校服上衣的扣子,樱井翔抬起松本润的右臂,确定他夹好温度计后再把手臂放回原位。

“夹紧点,掉了可就得重来哦。”




  

PS.谢谢阅读,
失踪人口上来补一篇,
我保证这篇文不会很长。
感谢大家不嫌弃我莫名其妙的文风(说得好像我真的有文风似的。)

评论
热度 ( 25 )

© Sachey Chant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