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浆橙汁和人鱼海带11

       点燃的香烟逸散出缕缕藏青色的烟雾,顶端燃过的部分像是一小截盐柱,雪一般的白,又隐隐透出点黑。食指和中指夹着香烟,几秒之后,还是捻灭了烟头,汽水罐制成的简易烟灰缸里空留一圈一圈的白色粉末。

       尼古丁和焦油燃烧时产生的气体令人呛鼻,别说是将它吸入肺中,哪怕只是吸入口腔,那种成人的刺激,也远远超出松本润尚处于发育过程中的稚嫩器官所能承受的限度。

       那些与烟为伴的人们带有一种颓废的美感,而那一个个自他们的唇中吐出的白色烟圈,在某些时候,是这种颓唐之美的来源,不过,烟草似乎是松本润此生注定领略不了的精妙。那小半盒偶然间从书桌抽屉里瞥到的香烟,被他一根根的撕开纸卷,搓碎烟丝,后又进了街边塑料垃圾桶里同烟盒团聚。

       至最后一根香烟被处理完毕,松本润从街心公园的石质长椅上站起,复又坐下,公园东南角的小池塘里几尾红白相间的鲤鱼游动在嫩绿的浮萍之间,平和而愉悦地嘻戏,腹中离空虚上虽尚有好一段时日,他的胸腔涌动着吞掉这些鱼儿的强烈愿望,万分不幸的是,克制是此时的唯一办法。松本润舔了舔嘴角,将自己的口腹之欲强行压抑下去。

       说起来,他从来没将香烟和樱井翔联系到一起过,在他的记忆里,樱井翔是不沾烟的,平素里衣服口袋里连打火机都是没有的。抽屉里的香烟会是从哪里来的呢?松本润却是一点头绪也无,陷入一片茫然之中。

       一只冰冷的手搭上自己的肩膀,而另一只拿着一根五色的波板糖,松本润接过糖,握住那只没有脉搏的手,“翔……”

       这是次没有告知樱井翔的出门散心,松本润本估摸着能在二十三分钟以内回家,结果是闲逛着就忘了时间,手机倒是带出来了,却一直设定的是静音模式。如若不是松本润因着不熟地形所以才没走多远,樱井翔是断然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把他找着的。

       原本只是想打个电话回去和松本本说会儿话,手机里却传来机械女声一字一顿的“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连拨几遍,仍旧如此。樱井翔的心在那一刻重重地堕了下去,也无心顾及其他事物,嘱咐了店员几句,拿起外套就出门寻他去了。

      松本润舔着糖果,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无端地给樱井翔添了麻烦,但他潜意识里又认为自己是大人了,还有要必要报备自己的去向吗?道歉的话,倒是真真说不出口,特别是在这个他尚未理清自己真实情感的当口。

       

感谢大家不催更。

评论 ( 6 )
热度 ( 19 )

© Sachey Chant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