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浆橙汁和人鱼海带10

       晚饭后,照例是樱井翔洗碗。 
 
       洗碗机发出的杂音让松本润有些烦躁,手指抚摸着自己的嘴唇,对于那个意外之吻,他说不上喜欢或是讨厌,只是懊恼初吻竟是这么轻易就被自己送了出去。这种亲吻与平时的吻大有不同,之前至多是让樱井翔亲亲脸颊罢了,嘴对嘴么,或许是头一遭的缘故,倒是让人不自觉地心悸。 
 
     “喝水吗?” 
 
     “不用,谢谢。”又是“谢谢”,樱井翔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们自从相识以来,很少有这么生分的时候。 
 
       松本润低下头,不去直视樱井翔探究的目光,钻进卧室,随后就关上了房门。如果是往常的这个时段,自己一定坐在樱井翔身边,他需要这样一个人的陪伴,哪怕一句话也不说,什么动作也没有,只是静静坐着,都会感到无以名状的满足。本以为自己已经习惯孤独,可终究,是敌不过寂寞,若是从未拥有还是好说,可怕的是,到了目前这个境地,似乎再不可能将樱井翔从自己的生命中生生抽离。 
 
修长的手指缠绕着衣角,此时才刚刚八点钟的光景,自己自然是一点睡意也无,但还是早早上了床,只因为不知用什么法子来面对住在同一屋檐下的他,逃避,也成了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或许,松本润对樱井翔真的存有一份憧憬,当事人却是浑然不觉的。对于情爱这样冒着粉红泡泡却又沉重十分的字眼,他一向都敬而远之,爱情,于他而言,是太大的负累。 
 
       现在应该怎么办?他不是唐老鸭的侄子杜儿、路儿、辉儿,手中没有万能的童子军手册,某些时候,他极其痛恨自己属于感性的人鱼一族,如果松本润稍稍迟钝一些,哪怕是一点也好,此刻他也不会纠结。松本润似乎有些明了现状,但现实是,他甚至连自己的思绪也理不清晰。 
 
       他颓然地坐在床边,手里捧着本塑料封皮的书。书页停留在“27”这个数字,让人丧气的是,书的魅力仍不能使松本润停止胡思乱想,他的一双翦水秋瞳直勾勾地盯着那一行行排列整齐的铅字,发呆。是的,松本润正在专心致志地发呆。这才催生了些许的困意,他躺在柔软的床上,闭上眼睛,试着早些入睡。 
 
       等卧室的门再次被开启,已经是近半小时以后的事。在一片死寂的黑暗中,松本润朦朦胧胧地感觉到略微粗糙的指腹在自己平滑的脸部摩擦。

评论 ( 9 )
热度 ( 21 )

© Sachey Chant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