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blood

FREAKY (一话完结)

         第8天。

         距离上次那个人与他联络,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零一天的时间。

         “请不要再以任何方式与我联系,谢谢。”是樱井翔发给他的最后一条简讯。
  
         这是什么?宣告分手的委婉说法?

         2个月零9天的恋爱就这样仓促地画上句点。原以为樱井翔能打破自己“不到三个月必定分手”的诅咒,看起来,他也不是那个例外。有人说,男人之间的感情,注定无法长久,松本润自始至终对此抱有否定态度,毕竟那些坚持几十年在一起,仍在为gay rights奋斗的老爷爷们不在少数。然而,在一次次的现实的洗礼之下,他学会了面对现实,问题不一定出在双方是同性上,倒是更有可能是因为自身原因。短暂的激情过去,留下的是长足的如亲人般的真挚情意,只不过,在他之前几次为数不多的经验里,激情退去,恰好也就是他失恋的日子。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失恋竟也成了习惯。他喝下一口苦酒,却不是为了消愁。男人们很容易被自己的外形和体格吸引,稍加了解后,便自然而然地有了交往的兴趣。松本润不是会和情人如胶似漆的那种人,即使是在热恋阶段。“要留给恋人一些私人空间”,他是这样解释的。可,并不是每个人都会体察到他的体贴。
         “对不起,我想我们还是不合适。”
     
         “我们分手吧,你会找到比我更好的人,我衷心地祝福你。”
 
        兜兜转转,单身才是自己最终的归宿。一份长期的感情,果然还是太大的奢求。
        
        深棕色的玻璃酒瓶流出透明的液体,他略呷一口,“果然还是你最好了。”他抚摸着瓶身,酒杯就在餐桌上,他也懒得去拿,嘴直接对着瓶口就一口气喝下,这个时候还在乎什么形象,松本润不是在品酒,而是在发泄,这种狂喝猛灌的方式让自己有点吃不消,摇了摇瓶子,空空如也,随手扔下瓶子,想要放空,乱七八糟的思绪塞满自己,不留一点缝隙,他阖上眼皮,似乎有了一点睡意。

        诡谲的是,身子已经疲乏到不行,脑子倒是十分清醒。正午毒辣的日光透过玻璃窗将松本润薄薄的眼皮照射得通红,可以感受到那炙热的温度。

        他听见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本以为是母亲来探望自己,抬抬眼,竟是那个消失几天,几分钟前还念叨过的樱井翔。
       
       那人的领带有些歪斜,手里拿着西装外套,几滴汗珠顺着他的脸颊缓缓下落,一副急匆匆的样子。
      
         “你喝酒了?”他看着地毯上躺倒着的几个空酒瓶皱起了眉头。

        “樱井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吗?”松本润没有直面回答樱井翔的问题,莫名的,有些烦躁。

        “樱井先生?”男人愣了愣,“上次你可不是这么叫我的。”他坐上沙发,捏了捏松本润的脸颊。

        “樱井先生,请你不要这样做。”松本润打掉他的手。
     
        “之前我这样的时候,也没见你反对。”樱井翔收回手,“生气了?我知道这次出差的时间是久了点……”

        “樱井先生不是已经和我分手了吗?为什么还专程到我家来,说这种莫名其妙的话给我听?”

         “分手?”
     
         “是啊,简讯上不是写得清清楚楚吗?”

        樱井翔接过手机,扫了一眼信件内容,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润,这条讯息不是我发给你的,我的手机在九天前就不慎遗失。”

       “那你之后几天也没和我联系过。”

       “我有给你打电话,你没接,我当你是在气头上不想理我呢。”

        “我的手机是会自动屏蔽陌生来电的。”松本润解释,事情原本是这个样子么?那这几日他伤心难过是为哪般?本就是喝了不少酒的,太阳光晒得松本润有些晕晕乎乎,眼皮开始止不住地想要闭合。

        “我喜欢你喜欢得紧,怎么舍得跟你分手。”樱井翔贴近他的耳廓。

#又甜了回去,写虐失败×3,我还是心太软。
 

      
       

       
      
       

评论 ( 4 )
热度 ( 22 )

© Sachey Chant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