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OMIT3

        褐色的汤汁飘散出药草独有的香气,喝进嘴里却又是苦涩得让人想吐,松本润不怕细长针头的刺痛,独独畏惧这一天要喝三次的中药,一般的人得了胃病大多会吃几粒西药了事,但他亲爱的妈妈说了,那些花花绿绿的胶囊治标不治本,还是喝中药好,顺便还可以调养生息。松本润正值十六岁,嚣张的像一只小刺猬,要他乖乖听话?别的事还可以调和,喝中药?对不起,没得商量。在他和妈妈僵持不下的当儿,樱井翔揽下了这棘手的活计。

        说来也怪,凡事碰上了樱井翔,那只有悉听尊便的份,樱井翔大概的确有蛊惑人心的能力,松本润又自小就把他的话奉为圭臬,结局如何,毫无悬念。
来,含一颗蜜饯,压压苦味。”

       “不用。” 松本润拿着杯子一饮而尽,其悲壮程度不亚于古代臣子喝皇帝赐的鸩酒,长痛不如短痛 ,又不是三岁的幼稚园学生,还边吃甜食边喝药,讲出去都嫌臊得慌。

       “快上课了,我活动课再来找你。”樱井翔揉揉那颗毛茸茸的头,从前门走了出去。

       “松润,樱井前辈真的挺照顾你的。”后桌拍了拍他的肩膀。

       的确,樱井翔可是他的发小兼死党,从玩泥巴的年龄开始就混在一起的情谊,他不对自己好谁对自己好。松本润完全没注意到这其间蕴藏的恃宠而骄。樱井翔对待他的用心程度比对恋人更甚,常常是一封mail就能把樱井翔从约会中叫出来,“翔,在你心里,我还没有你那个小学弟重要吧。有时候,我在想,真正和你谈恋爱的更像是他而非我。我们还是做朋友,对彼此都是解脱。”前男友说这句话时语气中溢出的不满与无奈,樱井翔自是有所察觉,但出人意料的,他一点挽留的想法都没有。

        樱井翔就这样恢复了单身状态,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他都没有再找的打算。他也就有了更充裕的时间陪伴松本润。

       “过几天就是白色情人节了,你不送什么给你的小男朋友吗?”

       “我们分手了,就在前天。”

       “抱歉……”

       “没关系,我跟他当初就是凑合在一起的,能坚持这么久已经算是奇迹了。”

       “是因为我的原因吗?”

       “没有的事,如果是不能容忍你存在的人,那么也不要做我的恋人。”

       “这样啊。”松本润有种莫名的失落。

评论
热度 ( 26 )

© Sachey Chant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