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肤浅8

        两人的关系在有了所谓“实质性进展”后迅速升温,至少,看上去是这样。难道肉体的温存真的能够拉进心灵的距离?

        同居?松本润倒是考虑过,但翔坚持以“尚未结婚”为理由婉拒。不过现实情况是,松本润平均一周有四天都在樱井翔家过夜,如此这般,其实和同居也没差啦。

      “他说要跟你结婚?”

      “嗯,翔说等到夏初时带我到美国注册。”

      “涩谷不是也可以领证吗?”

      “那里颁发的结婚证书不具有法律效力,而且只在涩谷区内被承认。”

      “这么说来,樱井翔是真心对你。”

      “翔是赠予我幸福和欢愉的那个人。”

      “肉麻兮兮的情话,留着给你家樱井先生听吧!我要上车了,下次再聊。”

        真的有二宫说的那么肉麻吗?松本润对对手指,一想到“结婚”这两个神圣的字眼,脸蛋就不自觉地烧红,当初只要能远远看着翔就满足的自己,成了暗恋对象的男友,在不远的将来,证书上husband的一栏上会印上他的名字,多年夙愿终得偿。

      “翔,你喜欢我哪一点?”

      “我喜欢你喜欢我。”樱井翔揉着松本本柔软黑亮的卷发。

      “还有呢?”一定是被敷衍了吧(>﹏<)。

      “粗眉、长如蝶翼的睫毛、蹭起来有点扎人的腿毛,我都很喜欢呢。”

       “(。•́︿•̀。)……”松本润别过脸去,不去看他。

       “润润,生气了?。”他衔着松本本的耳垂,轻轻地啃咬。

       “别……”小家伙终究耐受不住,“我理你还不行吗?”

       “你比我想象中的,更加让人欲罢不能。”他从背后拥住松本润。

         婚姻的枷锁能给普通人以归属感,即使未来皆是变数,大众也渴望能够互许终生,松本润是他用爱情为饵,套来的伴侣,他真正想要的,他给不起。那就尽量,给位这名义上的爱人,一些安定感吧。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Sachey Chant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