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肤浅3

       宿醉,脑子钝钝地疼,不过梦见樱井翔,算来是另一种赚到。自己的抱枕只是个方形的小枕头,怎么会这么长?松本润睁开朦胧的睡眼,梦中的主人公躺在离自己不到1厘米的地方,自己的手搭在他的颈脖处,脚勾着他的大腿……

     “松本,早上好。”那人倒是大方开口,不过自己可以选择死亡吗?

     “昨天你喝醉了,是我送你回来的。”

        松本润只想把自己蒙在被子里装死,那自己醉酒的那副德行不也全被他看了去?

      “你脸好红啊,不会是因为宿醉导致发烧了吧。”冰凉的嘴唇贴着松本润的额头。

      “没有,谢谢你送我回来。”

      “不客气,都是同事嘛。”

         只要是同事,你就会温柔以待吗?这句话在喉间几经滚动,他还是把它吞咽下肚。

     “快起床吧,已经七点了。”樱井翔掀开被子,空留松本润一人在床上呆坐。

         上班时段,松本润一直在晃神。昨夜之前,自己和他说过的话用一只手就可以数清楚,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借着酒劲说出了什么奇怪的话……

      “松本,一起去吃饭吧。”

      “诶?好。”他敲敲自己的脑袋,极力想把樱井翔从脑内清除。

          起初,松本润打算将爱恋藏在心底,毕竟樱井翔在那时候有男朋友,自己只是个刚进公司的小实习生而已,万一告白不成,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多尴尬啊。

         昨日的境遇,又好像于无形中给了自己莫大的信心,至少,他可以确定,樱井翔并不讨厌他。

        樱井翔的体温和怀抱都令他眷恋,他想要全部,虽然看来并不十分可行。在樱井翔面前,自己的骄傲自持均化为乌有,这份卑微到尘埃里的爱,翔势必不会接受吧。

        如果能待在翔的身侧,哪怕是以朋友的身份,也好。只要靠近一点点,便可缓解灼伤之苦。


评论
热度 ( 23 )

© Sachey Chant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