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blood

肤浅1

        他没有情感,没有道德观,没有羞耻心,脸上那些生动的表情,不过是绝佳演技的一种体现。

        蛊惑人心的笑容和令人怜惜的泪水,以及平和温润的脸,构成了樱井翔温俭恭谦让的皮囊。

         凡事对他都没有丝毫触动,他的反应,仅仅是模仿,父母遭遇空难而亡时,他泪涕俱下,旁人叹他孝顺,哪里想到这只是一场作秀?

        模范生,稳定的工作,不菲的薪资,三十岁前就买了第一套房,这些足以让同龄人艳羡的资本,皆是他想让自己看起来正常而置办的。

         谈过一任男友,以悲剧收场,前任感谢他这么久以来的悉心照顾,温柔体贴,“但我在我们的关系之间感受不到一点激情。”这本就没含有多少爱情成分的恋曲戛然而止 ,他深受打击,不过不是因为失去男友,而是因为是被拒绝的尴尬。

        朋友安慰他,“你值得更好的。”

      “也许吧。”他喝着闷酒,原本他计划着今年夏天去外国领证,没想到出了这么一茬。

       “我还要喝……”声音真耳熟,他侧头看, 这不是同公司的松本吗?怎么喝成这样。趁松本润醉了,身旁的人把他架起走向出口。

        虽然他与松本润交情淡薄,但好歹是他的下属,朋友圈多有重合,按理说在与女孩子约会的松本润绝不可能在gay bar出现,又喝得烂醉如泥 ,这男人便显得十分可疑。

      “先生,我是他的同事。”

      “你说是就是?”

      “翔……”松本润口中呢喃,身子还向他靠去。

         他是没听过松本润这么亲密的叫法的,平素不都是说“樱井桑”的么?

       “你看见了吧。”他顺势把松本润拉过身侧。

       “这位是?”朋友不解。

       “同事,喝醉了,我送他回去,改天再约。”匆忙道别。

       “松本,松本,你家在哪?”

        坐在副驾驶的松本润可回答不了他的问题,只是一个劲儿往他身上靠。

        唉,问一个醉鬼等于白问。樱井翔划开屏幕,跟二宫和也打了个电话。

      “小润在你身边?还喝醉了?”听筒内传来二宫焦急的声音。

       “嗯,二宫你知道他家地址吧。”

       “就是xx大道xx苑,他的钥匙一般放在他外衣口袋里,你找找,我现在不在东京,麻烦你照顾他。”

         连钥匙位置都这么清楚,看来关系匪浅。

          熟睡的松本润安静非常,樱井翔可以清楚地听见他匀速的呼吸声。

          

评论 ( 8 )
热度 ( 39 )

© Sachey Chant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