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chey Chantey    

 

🍳

血浆橙汁和人鱼海带13 做鱼有鱼的好处。 他愈来愈依恋水。 鱼尾上的牡蛎钉得他有些疼。 美丽的代价。 吐泡泡比说话有趣的多。 谈话自此变成了眼神交流。 约是因着公园的尴尬气氛持续发酵,樱井一直顺着他的意思来。 就是要他不懂才好。人鱼潜到水池底部。 下午六点至凌晨六点,吸血鬼可使用读心术。 ...
AP.END重发 早晨的被吞了防📬见评论谢谢阅读
Apple Hip 3rd “39度,要去医院吗?” “发……烧而已,吃几天药就好。”松本润强撑着精神说完这句话,终究没能敌过愈加沉重的眼皮,陷入睡眠。 一片湿润冰凉覆盖上他的额头,“起来喝了这碗粥再睡。” 恍惚间松本润被扶起靠坐在床头,有什么正试图撬开他因发热而干枯起皮的嘴唇,他被弄得烦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被人钻了空隙,一口白粥就这样入了口。干涩的喉咙受了这汁水的滋润,先前强烈的灼烧感得到了些许缓解,索性就随那人去喂。 一碗粥渐渐见底,樱井翔把用过的餐具放进厨房的水槽里,从医药箱中拿出酒精和棉签,脱掉这人的上衣,拿着沾了酒精的棉棒,在松本润的颈脖,腋下细细涂抹,又用浸了冰水的湿毛巾擦拭着他滚烫的脸。 浅褐色...
Apple Hip 2nd 雨水浸湿松本润校服衬衫,鞋袜也在赶路途中被泡得湿透,脚底倒是被路面的积水洗刷得发白,鞋底的花纹都没藏着一星半点的污垢。衣服湿哒哒地贴着皮肤的滋味可谓是真不好受。 窗外雨滴密集地砸向地面,气压低的让人胸闷气短。强风顺着窗缝进入,玻璃窗唱着“呜呜”的诡谲歌谣。果然,天气预报只有在樱井翔没提醒他带伞的时候才灵验。 “松本,你浑身上下都没一块干地方,穿着湿衣服一整天,万一生病了可怎么办?”前排的花崎关上窗,一脸的关切。 “天气这么热,要不了多久就会自然风干。我的身体远没你想象的那么弱。”像是为了增强他话中的可信度,松本润还作势用手扇了扇风。 “那行吧。”花崎转头,继续听枯燥乏味的数学课。 能...
Apple Hip小调查 我在纠结一个问题:是先让他们做,还是多写点剧情?为了写肉,我去查了点资料,主要是gay写anus sex的方法以及对这个的研究,发现了很多神奇的东西,打破了我从前的看法。比如,男同性恋中只有很少一部分人会长期做anus sex,亲亲抱抱摸摸互相masturbate也是算作sex的,不一定非要put it in and stick it out.而且做的时候anus会流出透明体液……总之,现在任何关于这方面的描写都不能让我有任何反应了,我在以研究的心态看这些。 请大家告诉我你们的想法,谢谢。 抱歉占tag。
血浆橙汁和人鱼海带12 “下次出门记得提前告诉我一声。” “好。”樱井翔得来的不过是堪堪一个字的表态。 有几个小孩子正在几米开外的喷泉玩着打水仗的游戏,他们柔软得像面团似的脸蛋泛着玫瑰红的晕,扬起的水花濡湿了一个男孩的衬衫,水珠顺着黑色的发梢悄然流进颈脖,他抹了一把湿漉漉的头发,很快便又和小伙伴们笑闹作一团。 在小人鱼心里还没...
APPLE HIP 1st episode 白色t恤被半扎进浅蓝色的牛仔裤里,布料破损处露出少年粉红的膝盖,脚穿一双黑色帆布鞋,樱井翔对那张俊俏脸蛋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真正吸引他的,是那个比练舞多年的男孩女孩更要挺翘好几倍的……臀部。 唉,你那是什么眼神?请别误会,我们的年轻的房东先生并不是喜欢盯着他人的隐私部位看个不停的变态,严格来说,他甚至不能算是个臀控。这难以启齿兴趣,自然是偶然中生出的。 ...
Apple Hip 少年的白色t恤半扎进浅蓝色的破洞牛仔裤里,布料撕裂处露出他的粉红膝盖,【感谢阅读。】
血浆橙汁和人鱼海带11 点燃的香烟逸散出缕缕藏青色的烟雾,顶端燃过的部分像是一小截盐柱,雪一般的白,又隐隐透出点黑。食指和中指夹着香烟,几秒之后,还是捻灭了烟头,汽水罐制成的简易烟灰缸里空留一圈一圈的白色粉末。 尼古丁和焦油燃烧时产生的气体令人呛鼻,别说是将它吸入肺中,哪怕只是吸入口腔,那种成人的刺激,也远远超出松本润尚处于发育过程中的稚嫩器官所能承受的限度。 那些...
木屑『全一话』 透明的塑料笔袋里整整齐齐地码着二十支木制铅笔,长度相同,型号各式各样,一把银色美工刀,一盒备用刀片,静静地躺在他浅蓝色帆布包的夹层里。这几件行当,无论他往何处去都必定是要随身携带的。背着这么些铅笔,却不是为了写字或绘画,只为消磨时间,仅此而已。 十几岁时被同学拉着去学了美术,几年下来,对绘画没生出一丁点的兴趣,倒是养成了削铅笔的古怪癖好。削铅笔这件事本身毫无可指摘之处,之所以冠之以“怪癖”二字的名号,是因为松本润不仅仅是在画画...
血浆橙汁和人鱼海带10 晚饭后,照例是樱井翔洗碗。 洗碗机发出的杂音让松本润有些烦躁,手指抚摸着自己的嘴唇,对于那个意外之吻,他说不上喜欢或是讨厌,只是懊恼初吻竟是这么轻易就被自己送了出去。这种亲吻与平时的吻大有不同,之前至多是让樱井翔亲亲脸颊罢了,嘴对嘴么,或许是头一遭的缘故,倒是让人不自觉地心悸。 “喝水吗?” ...
FREAKY (一话完结) 第8天。 距离上次那个人与他联络,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零一天的时间。 “请不要再以任何方式与我联系,谢谢。”是樱井翔发给他的最后一条简讯。 这是什么?宣告分手的委婉说法? ...
LOVE YOU TILL TUESDAYⅡ “I was very lonely till I met you on Sunday, Give me your heart and I'll love you till Tuesday” ◤MONDAY◢ PART 1 “咚咚,咚咚。”修长洁净的手指握着一枝水性笔,有节奏地敲击着课桌。 俊俏的青年蓄着微卷的长发,双眼随着导师而动,表面看来他还算是认真专注,实际上他的心思已和窗外的白色飞鸟一起,去向未...
血浆橙汁和人鱼海带9 “润润,我能进来吗?”他的声音通过薄薄一扇门板穿透过来。 “我,我在洗澡。”松本润随口编了个由头,这借口十分拙劣,从他进去开始,连一点水声都没有,这分明是欲盖弥彰,可无论这谎话再怎么明显,樱井翔也不好当面戳穿,所以,即使他怀揣一肚子的疑问,也只好闭口不谈。 “那我把你的换洗衣物放在门边的凳子上,等一下洗完了自己记得拿。” ...
血浆橙汁和人鱼海带8 “你说,我是不是病了。”松本润躺倒在黑色的羊毛地毯上,将双手枕在脑后。 “没病,你能跑能跳的,吃的也不少。”一个声音响起。这当然不是那只寄居蟹,那小东西怕他得很,此刻又缩回壳里睡它的大头觉去了。 他不过是自言自语罢了,松本润打小就有这么个习惯,祖母告诫过他,在外人面前切记不可玩这种“和自己聊天”的游戏,尽管那游戏颇有些趣味 。 ...
Dirty Mind PART 1 我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望着你买冰淇淋的身影。 烈日当头。阳光从浓绿树叶的缝隙中透射出一点斑驳的影。 蝉不知疲倦地吟唱着那支单调的曲子,悲叹着它短暂的生命。 鲜红的舌,冰蓝的冰淇淋球。随着你的吞咽动作而上下滚动的喉结。 ...
血浆橙汁和人鱼海带7 『翔哥哥生快!明天考历史,生贺只能明天晚上补了,十分抱歉。』 锋利的犬齿在光洁的颈脖处游走,沿着锁骨轻轻摩擦,再往前一寸,细嫩的肌肤就会被利齿嵌入,石榴汁液般的红色血液流出,可以想见那滋味会有多么香甜。樱井翔尽力克制自己,几十毫升的血液流失不会对松本润的身体有任何损伤,他只是舍不得这样做而已,以及,他不想让他的宝贝受到惊吓,因此对他产生恐惧。 “唔……”兴许是觉得痒,松本润转过身来,在樱井翔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睡。 ...
LOVE YOU TILL TUESDAY MY BURNING DESIRE STARTED ON SUNDAY, GIVE ME YOUR HEART AND I WILL LOVE YOU TILL TUESDAY. ◤SUNDAY◢ 方才还是晴好的天,飘来了几朵灰白的云。透明雨丝组成的雨幕覆盖了城市,敲击着玻璃橱窗,滴答声清晰可闻,像一曲灵动的歌。 本市今日白天有中到大雨。 ...
Can't You Feel it终 在A市,北国那种纷纷扬扬,白若琉璃的大雪自是无缘得见,而气温的转冷,寒风的刺骨,衣衫的加厚,又无声宣告着冬季的到来。 街道两旁的法国梧桐,渐渐失了秋日里的光彩,绯红的落叶早已不知向何处去了,徒留光秃秃的枝干杵在那里,好不凄凉。偶然遇见常绿乔木,碧绿依旧,只是心里明白,它们也停止生长,沉睡在金色的斜阳里。 樱井翔此刻坐在车内,车窗玻璃染上一层雾气,窗外的景致看不明晰,...
VOMIT终 虽说松本润的自身条件与樱井翔的择偶观无比契合,但是不是有句俗话说得好,“兔子不吃窝边草”嘛,他也不至于要诱拐一个未成年,即使他自己也不过是刚满18岁而已。再说,樱井翔也不知道松本润对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态度,万一他这边头脑一热,表白了,人家说其实他们俩之间最多也就是一个哥哥弟弟的关系,那真的连朋友也没得做。 樱井翔从没向任何人隐瞒过性向问题,松本润也接受了这个事实,并且还和他保持着不错的关系,他心里清楚,接受是一回事,是其...
VOMIT3 褐色的汤汁飘散出药草独有的香气,喝进嘴里却又是苦涩得让人想吐,松本润不怕细长针头的刺痛,独独畏惧这一天要喝三次的中药,一般的人得了胃病大多会吃几粒西药了事,但他亲爱的妈妈说了,那些花花绿绿的胶囊治标不治本,还是喝中药好,顺便还可以调养生息。松本润正值十六岁,嚣张的像一只小刺猬,要他乖乖听话?别的事还可以调和,喝中药?对不起,没得商量。在他和妈妈僵持不下的当儿,樱井翔揽下了这棘手的活计。 说来也怪,凡事碰上了樱井翔,那只有...
倦怠期【全一话】 松本润非常生气,气过了又十分无力。 升腾的怒气充斥着胸腔,没有什么比被新交的男朋友的无视更让人无法忍受的了,今天是才是他们正式交往的第七天而已啊!这么快就对自己失去兴趣了?还是,其实他根本就不喜欢自己,只是凑合着答应? “呐,你为什么说他对你没兴趣了?” “ 我在操场上碰...
VOMIT2 浑身的血液像是混杂的铁锈,即使是极其平常的吞咽动作,松本润做来也是相当的困难,看着面前吃得正香的樱井翔,他将叉子插入面包片,郁闷得一句话也不想说。 他干嘛非要给自己找不痛快,胃疼的厉害,离开温暖的被子,在清晨的寒风里,坐在窗边,连喝水也不敢,就为了与眼前这个因塞满了食物而面颊鼓鼓的仓鼠多待十几分钟的时间? 明显不是笔合算的买卖。松本润的叉子又下陷了些许。他...
Can't you feel it 4 在愉快的第一次会晤之后,便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第……,无数次。二人在五天之内三次约会,这样的高频率,简直是热恋中的人们才会有的。他们的关系,并没有随见面次数增长而产生任何改变,他们是仍然只是名义上的相亲对象。 渴望见到对方,但真的面对面坐在一起,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樱井翔在恋爱方面可以说是毫无半点经验,而松本润,上次暗恋也是在久远的高中时期,可谓是一对恋爱白痴。 ...

© Sachey Chantey | Powered by LOFTER